法律图书馆>>法治动态>>全文
全国人大法工委:律师通信权不受任何办案机关限制
法制网见习记者 买园园
<P>律师的通信权,是指刑事辩护律师可以同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进行通信的权利。我国《刑事诉讼法》对此项权利进行了规定,并明确了律师行使此项权利没有任何条件限制,即律师同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和被告进行通信,并不需要经过公检法机关的允许。
<P>近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人大法工委)针对此项权利下发法工委函[2017]73号文件。文件中在确定此项权利的同时,进一步明确了办案部门不能以“办案需要”对律师通信权进行限制,并对律师的通信权如何救济进行了详细的规定。该解释一出,不仅使辩护律师的执业权利得以强化,更有利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辩护权的有效行使和充分保障。提案
<P>作为该答复函所针对的提案提出者,作为全国政协委员,来自四川鼎立律师事务所的施杰律师向本网记者表示,他提出这项提案是有充分了理论依据和现实意义的。
<P style="TEXT-ALIGN: center" align=center>律师通信权被侵犯问题十分严重</STRONG>
<P>施杰律师表示,在他代理刑事案件的过程当中,经常需要就案件中的一些问题同被代理人进行沟通联络。但只要是当事人选择邮寄信件的沟通方式,则他们之间的沟通过程即立刻被阻断,“因为我几乎从来没有收到过任何在押的当事人寄给我的信件”。
<P>为此,施杰律师同业界同仁就这个问题进行沟通交流和适当的调研以后,发现律师通信权行使被阻碍的现象十分普遍。
<P>因为看守所往往要对所在押的犯罪嫌疑人或是被告人寄出的信件进行审查,往往还会以“可能涉及侦查秘密”为由,要求看守所不得传递被羁押的人员涉及到案情的信件。施杰律师表示,这种情况导致在司法实践之中,司法工作人员可能随时阻碍或干预律师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之间的通信,严重的妨碍律师通信权的实现。
<P>此外,施杰律师强调:“虽然我国《刑事诉讼法》确立了律师的通信阅卷权利,但是并没有像阅卷权一样,在法律条款中对于通信权做出细化规定,也并没有对律师通信权利行使的例外情形做出明确。”
<P>“辩护律师和犯罪嫌疑人的通信权被剥夺虽然看上去问题不大。但是通信权对于保障被告人和犯罪嫌疑人的诉讼权利是非常必要的,并且也是律师权利保障的重要标志”,施杰律师说。
<P>所以,针对上述种种情形,施杰律师于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向大会提交了题为《关于完善<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有关律师通信权》的,呼吁:对《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律师通信权进行细化、明确限制律师通信权的实质要件、建立限制律师通信权的司法救济机制。


总共2页  1 [2] 
下一页  

法律图书馆>>法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