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图书馆>>法治动态>>全文
课没上完教练就辞职 顾客状告健身房要退钱
法制网记者 王春
法制网通讯员 南轩
<P>20节的健身课程,周先生才上了7节,他的私人教练就辞职了。由于对其他健身教练都不满意,周先生提出退款,然而健身中心不给退,称只能更换教练。为此,他将健身中心告上法院维权。近日,这起案件在浙江南湖区法院开庭审理。法官提醒市民,在请私教时如有个性化的要求,最好写入合同。
<P>今年30岁的周先生是辽宁人,在江苏吴江盛泽工作。今年5月1日,周先生在嘉兴一家健身中心的盛泽步行街分店交费2880元办理了一张有效期两年的健身会员卡,5月17日又交了1000元将卡升级为盛泽步行街分店和棕榈岛两店通用卡,并有效期升级为四年。
<P>办卡后,周先生开始在健身中心健身。这家健身中心有私人教练,他试了几个私教的课程,最终选定了教练黄某。今年7月6日,周先生购买了20节的健身课程,花了4000元。私教的合同是黄某拿给她签的,收据也是黄某签的字。当时周先生特别提出,这20节课,一定要黄某给他上,对方答应了。
<P>然后,7节课上完后,黄某辞职了。周先生,自己当初之所以购买私教课程,完全是看中黄某比其他教练更有责任心和耐心,他是冲这个人去的。既然黄某辞职,而他又对其他的教练不满意,就跟健身中心提出解除私教合同,拿回剩余13节课的费用2600及未到期的三年零8个月会员卡费3230元。
<P>双方交涉时,健身中心提出签订协议时约定当原定一对一私人教练服务无法完成课程时,健身中心具有更换一对一私人教练服务课程的权利,同时表示,健身中心愿意提供其他几位私教,让周先生逐一试课,重新选定教练。但是,周先生不同意健身中心的方案。
<P>双方交涉的过程很不愉快。今年8月31日,周先生大老远从盛泽赶到嘉兴向法院提起诉讼,希望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这个问题。
<P>近日,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在法庭上,周先生表示健身有一个系统的节奏,目前这个节奏已经被打乱,假如他勉强选了不满意的教练,要再适应新的节奏,万一发生运动损伤,就违背了他当初健身的初衷。而且,其他几位教练他此前也有接触,试过其中几个的课,并不满意。
<P>当天的庭审,健身中心并未到庭参加诉讼。
<P>庭后,法院组织双方调解,双方达成和解,健身中心将剩余的私教课程费及会员卡费合计5830元退还给了周先生,周先生向法院申请撤诉,法院裁定准许撤诉。
<P>该案承办法官表示,消费者在签订合同时,最好将自己的“个性化”要求写入合同条款中,避免因为失去条款支撑而维权失败。例如在请私教这件事上,如果消费者冲着某一位健身教练而购买私教课程,就应在交钱办卡时,与健身中心约定该健身教练离职的风险赔偿等。

法律图书馆>>法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