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图书馆>>法律论文资料库>>全文
执行程序中对抵押房产“房地一体”受偿原则的适用/王尹宗
【案情】


2009年4月1日,某典当行与某公司签订了《房屋典当抵押合同》,某公司以其所有的位于某区街道7号7-1、2、3、4、5、6、8、9号的房屋作抵押,从某典当行取得当金2160万元。2009年4月3日,某典当行取得了上述房产的他项权利证书,并办理了房屋的抵押登记手续。后某典当行通过诉讼请求确认对抵押的房产经拍卖或变卖后的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同时对房屋占用范围内的出让土地使用权申请了财产保全。2011年5月31日法院作出判决,支持了某典当行对抵押的上述房产享有优先受偿权的诉讼请求。


鉴于法院在案件审理阶段即对抵押房产及其占用范围内的出让土地使用权一并裁定实施了保全措施,2013年1月16日,由申请执行人某典当行申请,法院委托评估机构将抵押房产及其占用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分别作出评估后进行了整体拍卖。针对拍卖的房地产价款除有其他案件当事人申请参与分配外,被执行人某公司对本案申请执行人某典当行就出让土地使用权部分的优先受偿请求没有异议。


【分歧】


因申请执行某公司的案件较多,申请执行人有的是抵押权人,有的是普通债权人,还有的债权人同样只是单独办理了房产抵押,而在不同的法院起诉时一并主张了房屋占用范围内土地使用权的优先受偿权,并被生效判决所确认。鉴于此,申请执行人某典当行的优先受偿权是否及于其抵押房屋占用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价值,就成了本案争议的焦点。


针对这一焦点问题存在两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本案申请执行人对其抵押房屋占用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不能优先受偿。理由是:申请执行人虽然在案件审理阶段申请保全了房屋占用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执行阶段也一并提出了对土地使用权的优先受偿请求,但在起诉时没有明确主张,法院判决也只是确认了房产抵押的效力,而对抵押房屋占用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没有涉及。如果支持了申请执行人对土地使用权的优先受偿请求,显然扩大了判决确认的房屋抵押权的受偿范围。


第二种观点认为,申请执行人在执行阶段对其抵押房屋占用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的优先受偿请求应当得到支持。理由是:根据担保法、物权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相关的司法解释精神,以合法取得的房屋抵押的,占用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同时抵押。某典当行与某公司签订的抵押合同中,在没有约定房屋占用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设押的情况下,应当根据上述法律规定视为土地使用权同时抵押。虽然判决未明确指出优先受偿权的范围包括房屋占用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但不能由此否定土地使用权部分实体上的法定抵押效力。更何况案件审理阶段法院对土地使用权一并下达了保全裁定,且本案被执行人某公司对此也并不持任何异议。故法院不应因过多顾及其他人的参与分配申请,而最终导致本案申请执行人某典当行实体上应有的优先受偿权受损。


总共2页     1   [2]  
下一页    

声明:本论文由《法律图书馆》网站收藏,
仅供学术研究参考使用,
版权为原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法律图书馆>>法律论文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