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图书馆>>法律论文资料库>>全文
香港法院审理案件中的法律论证过程 ——以United Phosphorus LTD v. China Merchants Shipping & Enterprises Co Ltd 上诉审为例/陈汉瑛(2)
然后,法官寻找相类似的以往已决案例,从中归纳出可据以审理本案的法律规则和原则。
原审法官Stone引用勋爵Goff审理过的Spiliada Maritime Corporation v. Cansulex Ltd 案例并归纳出三阶段分析原则,即:
Ⅰ.不仅香港法院不是自然适当的审理法院,而且存在比香港法院明显更适当的审理法院;此举证责任在于申请人。
Ⅱ.如上述Ⅰ项的答案是Yes,那么在别的法院审理是否会剥夺原告的诉讼优势;此举证责任在于原告。
Ⅲ.如上述Ⅱ项的答案是Yes,则法院必须平衡被告在Ⅰ项获得的优势与在Ⅱ项引起的原告诉讼不利。如果原告诉讼优势在另一法院的受损不会影响实体正义实现的话,剥夺一个或更多的原告诉讼优势不必定导致申请人的败诉。此举证责任亦称最终说服责任由被告承担。
此时,法官确认原被告双方对事实的认定及据以判案的法律原则均没有异议。
在原审中,Stone 法官按照归纳出来的三阶段原则要求被告即申请人对阶段一“香港法院不是自然而适当的审理法院,而且存在比香港法院更加适当的审理法院”的主张进行举证。Stone法官认为被告未能完成其应负的举证责任,诉讼不再进入阶段Ⅱ和阶段Ⅲ的举证。
双方当事人对该部分决定有不同意见。那么,Stone法官认为被告未能完成其应负证明广州海事法院比香港法院明显更适合审理本案的责任,此结论是否正确?上诉审法官Keith JA 对此作进一步分析。
在“法官裁决的依据”部分,Keith JA法官写道: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希望评述一下,是否原审法官事实上已经对在阶段Ⅰ反对被告中止申请的争议问题作出裁决(Before addressing that question, I wish to comment on whether the judge had indeed decided the issue of a stay against the Defendant at stage Ⅰof the analysis)?原审法官以下列描述作出他的判断,“依据我所得证据加以我的自由裁量,我拒绝认可:广州海事法院比之于香港法院是‘明显地更适合的’审判法院,或者在本案情形下中止诉讼命令是正义的。”“拒绝认可‘在本案情形下中止诉讼命令是正义的’”表明了原审法官对中止申请的争议做出决定,不存在例外的条件可避免申请被驳回;原审法官认为:阶段Ⅰ涉及自由裁量,他所行使的是阶段Ⅰ的而不是阶段Ⅲ的自由裁量权。


总共23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上一页     下一页    

声明:本论文由《法律图书馆》网站收藏,
仅供学术研究参考使用,
版权为原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法律图书馆>>法律论文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