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图书馆>>法律论文资料库>>全文
香港法院审理案件中的法律论证过程 ——以United Phosphorus LTD v. China Merchants Shipping & Enterprises Co Ltd 上诉审为例/陈汉瑛(3)
在“对原审法官结论的反驳”部分,被告律师Sussex主张:阶段Ⅰ不涉及自由裁量,只涉及到将事实与法律相符合的问题,这个问题仅有一个正确答案。上诉法院必须将原审不正确的答案代之以上诉法院认为正确的答案。
Keith JA法官认为:即使阶段Ⅰ不涉及自由裁量,它也涉及到评价各种将诉讼与审理法院关联的诸多因素时的价值判断活动,价值判断的形成相似于自由裁量。上诉审要干涉原审的裁决,必须有足够充分的理由。至于干涉原审裁决的权限方面,若原审法官漠视原则作出裁决,上诉审便有权改变其裁决。
Sussex认为,一方面,原审法官漠视原则,亦即给原告有权在香港法院诉讼的事实以过多的权重;不应赋予那样的因素以哪怕一点儿的倾向,因为这个因素已并入即将到来的阶段Ⅱ分析中。
Keith JA法官认为:Sussex的观点虽然有理,但不能过于放大。在有权在特定司法辖区起诉的各原告之间也存在区别;勋爵Goff在他的案子中举了个例子,该例中被告与英国法院的联系很脆弱(例如,在英国作短暂停留期间参加该国诉讼)。相比于公司被告,如本案中的被告,它在香港注册且自称在香港从事商业活动,这就和勋爵Goff所说的法院给予原告在香港起诉权利适当权重原则并无不一致。被告与香港联系越弱,对于被告证明存在另一个比香港法院明显更适合的审理法院就愈加容易。被告与香港联系越紧密,被告完成阶段Ⅰ的举证责任就越困难。不应认为,Stone法官给予原告可以在香港起诉的权利以过分高的权重;相反地,他只是赋予了产生原告在香港起诉权利应该具备的特定条件以合法成就的效力。
在上面“法官裁决的依据”与“对原审法官结论的反驳”两部分,Keith JA法官分别对原审法官与被告律师的审、应方(审理法官为审方;原告为起方;被告为应方)之间的诉讼论证和辩驳进行分析,如:被告律师针对原审法官所谓的“自由裁量”进行反驳,被告通过指出原审法官论证基础前提的谬误,从而论证其结论的错误;被告律师主张既然阶段Ⅰ不涉及自由裁量,原审法官据以得出裁决的结论就是不正确的,请求上诉审法官改变原裁决;被告律师主张阶段Ⅰ的审理分析不应过多考虑“原告有权在香港法院诉讼的事实”的因素(被告通过反驳原审法官考虑了阶段Ⅰ分析中不该考虑的因素从而证成原审存在不公正)等。根据原审判决书的记述和被告的上诉陈述,Keith JA法官逐一给出判断,并给与一一回答,接着对最关键的问题进行审理。
关键的问题是:Stone法官认为被告未能完成其应负证明广州海事法院比香港法院明显更适合审理本案的责任的裁决结论是否不可被驳倒?


总共23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上一页     下一页    

声明:本论文由《法律图书馆》网站收藏,
仅供学术研究参考使用,
版权为原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法律图书馆>>法律论文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