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图书馆>>法律论文资料库>>全文
共享经济预付押金模式的法律挑战与应对/苏 盼(5)
(二)互联网租赁押金不享有破产取回权
如果共享单车企业出现经营困难而破产,用户预付的押金能否被界定为破产债权对其利益保护至关重要。例如,在美国法信托说的主张之下,出租人应将承租人预付的押金以信托方式管理,实现财产独立化,因此可以受到优先受偿的保护。但是此种主张并非主流意见,也与我国实际情况不符。我国破产法的立法目的在于公平清理债权债务,但是基于“不能以他人财产偿债”的朴素正义观,破产法允许他人财产被取回(《企业破产法》第38条)。那么在共享单车企业破产时,用户是否对其已预付的押金享有取回权?此问题的特殊性在于,一般认为,破产取回权的基础权利是物权,而押金是债权,能否被取回?根据破产法的债权平等原则,债权通常难以被取回,仅存在少数例外:当破产企业具有“为他人利益而行为”的属性以及必要的“营业外观”时,可以确立委托债权取回制度。例如,行纪、证券经纪、第三方网络支付等业务符合条件。
以上述框架分析共享单车租赁押金取回权可以看出:第一,对于“为他人利益而行为”,共享单车企业主营业务是提供自行车出租服务,不同于接受委托类服务,不满足此项条件;第二,对于“营业外观”,共享单车企业要求客户预付押金也是作为债的担保,法律未作规定亦无任何约定时,押金债权不具有公示性,也不符合营业外观要求。此外,虽然公众普遍预期互联网租赁押金应予以返还,但是这种公众预期不属于考虑因素。可类比银行存款进行分析:商业银行并非为他人利益而从事吸储业务,恰恰是完全为自己利益吸收公众存款再“合法挪用”客户资金用于发放贷款从而赚取利差(也因此受到严格监管)。储户的存款债权只在一般破产债权中享有优先受偿顺位,并不能被取回(《商业银行法》第71条)。银行存款也被公众预期应予以返还并具有制度保障(《商业银行法》第29条),但是银行存款债权不符合取回权构成要件,因此公众预期不是判断债权是否可被取回的核心要素。
虽然共享经济互联网租赁押金具有担保功能,突破了传统法律属性而使得一次担保对应多次租赁,但这种概括性担保仍以货币资金的形式存在,仍须适用货币占有即所有原则。未经特定化,用户预付押金之后就对押金不再享有所有权,只对出租企业享有一笔同等数额的债权,而此类债权只是一般债权,不应突破目前法律框架获得破产取回,否则有违债权平等原则。
三、针对押金的类金融规制措施应予检讨
在私法层面,对共享经济押金返还的保护并不能突破传统法律制度,而在公法层面,无论是公众还是学术界均普遍认为新型押金具有金融属性,实践中也确实出台了相关指导意见实施类金融规制。但是本文认为,此种公法规制理念及实践需要检讨。


总共12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上一页     下一页    

声明:本论文由《法律图书馆》网站收藏,
仅供学术研究参考使用,
版权为原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法律图书馆>>法律论文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