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图书馆>>法律论文资料库>>全文
共享经济预付押金模式的法律挑战与应对/苏 盼(7)
之所以出现金融属性争论,是由于立法及司法扩展了非法集资罪名的边界,加之实践中确实出现部分企业涉嫌非法集资,导致人们对共享单车押金模式刑事风险紧张化认识[14](P132)。但是,押金自身并不具有金融属性。共享单车商业模式虽然包含了要求客户预付押金这类交易前提,但其主营业务在于提供自行车租赁服务。收取押金是为了防范风险,本身具有合理性。消费者预付押金、支付费用的目的在于获得该租赁服务,并非获取资金回报,因此共享单车模式本身不具有金融规制基础。对此商业模式进行金融刑法规制也不具有正当性,因为经营者缺乏利诱性(不承诺回报),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非法集资罪。严格的金融监管将迫使企业增加额外合规成本,不利于市场创新与发展。
(二)类金融规制措施之反思
押金金融属性之争尚属学术讨论范畴,目前我国及域外监管实践已存在类金融规制措施,但是我国措施的有效性存在不足,而域外措施的对象并非动产租赁押金,因此不宜对共享经济中互联网租赁押金采取类金融规制。
1.我国类金融规制措施有效性不足。我国监管部门出台的共享单车指导意见包含了类金融规制措施,例如交通部等部委发布的《共享单车指导意见》要求对于企业收取押金的,应严格区分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并应开立押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监管。部分省市也已发布指导意见,作出了类似的要求。尽管这些规制措施目的在于保障客户资金安全,但存在有效性不足的问题。
首先,由于法律效力不足,交通部《共享单车指导意见》及地方政府发布的指导意见不能作出押金专款专用要求。根据《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开立专用存款账户需要法律、行政法规和规章的规定,而《共享单车指导意见》只是一般规范性文件,并非部门规章,无法满足法律效力要求,不能成为开设共享单车专用存款账户的法律依据,因此无法实现其设置的专款专用目的[15](P149)。
其次,指导意见宣示意义大于操作价值,详细规定的缺乏导致诸多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例如开设押金专用账户如何操作,专款专用中的“专用”用途包括哪些,企业收取的押金可否用于企业主营业务,或者仅可存管于商业银行等。如果没有细化措施的规定,指导意见则可能流于形式。据媒体报道,小鸣单车爆发押金问题时,银行表示小鸣单车的结算账户为一般存款账户,而非专用账户,银行并无第三方监管义务[16]。指导意见对于此类事件的实际解决并无助益。
再者,指导意见是否能够得到贯彻执行存在疑问。指导意见要求企业区分押金与自有资金,但未要求对不同客户的押金进行再区分。如果要求企业将不同客户支付的押金账户进行区分,在银行为每个客户开设二级账户,企业合规成本过高;但是如果不作出前述要求,客户资金混同难以实现资金的透明监控——银行无法知道资金是否均为押金,所有押金是否均受到监管。此外,惩处机制的缺位也导致共享单车企业可能并不遵照指导意见执行相关措施。


总共12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上一页     下一页    

声明:本论文由《法律图书馆》网站收藏,
仅供学术研究参考使用,
版权为原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法律图书馆>>法律论文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