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图书馆>>法律论文资料库>>全文
要求民政机关处理登记婚姻效力是强人所难与陷人于不义——从安徽省高院的判决说起/王礼仁(3)
三、民事程序逼迫当事人撤销婚姻,逼当事人起诉民政机关的做法严重不妥
在本案中乃至在大多数案件中,当事人本人都认为婚姻有效,提出离婚。但法院民事程序偏偏拒绝处理瑕疵婚姻的离婚案件,要求当事人走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程序解决婚姻效力,其结果就是逼当事人诉讼撤销婚姻,逼当事人起诉民政机关。
因为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程序只能以行政机关登记行为违法请求撤销为前提,不可能存在当事人认为行政行为合法有效,又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
这就是逼迫当事人把有效婚姻按无效婚姻处理,逼迫当事人将民政机关作为被告起诉!
真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奇葩的思维和判决?我长期主张除法定无效婚姻外,当事人对程序瑕疵婚姻效力没有争议的,直接按离婚处理。在离婚诉讼中如果一方对程序瑕疵婚姻效力有争议的,也应当在民事诉讼中就离婚与婚姻效力合并审理。本案为什么一定要逼迫当事人打行政诉讼官司? 为什么一定要逼迫当事人把有效婚姻按无效婚姻处理?
四、民事审判认定婚姻效力为什么需要民政机关出具婚姻有效或无效的证明?
法院在审理离婚案件中涉及对婚姻效力的认定时,要求“双方应先通过负责办理结婚登记的管理部门先行解决该登记效力问题”,这不仅是强人所难与陷人于不义。而且匪夷所思,难道堂堂的人民法院民事审判机关对于涉及民事婚姻效力认定的案件,还需要出具婚姻有效与无效的证明作为判决根据吗?
主张民政机关处理婚姻效力,且不说民政机关没有这个职能和能力,这里只说民政机关采取何种方式出具婚姻有效与无效的结论?从可能性考察,民政机关只有两种形式出具结论:一是直接出具婚姻有效或无效的证明;二是通过行政复议程序作出行政复议决定。请问:
1.民政机关的婚姻有效或无效证明能否作为民事判决认定婚姻效力的根据?
2.行政复议决定能否作为民事判决认定婚姻效力的根据?
毫无疑问,民政机关的不能作为民事判决认定婚姻效力的根据。那么,民政机关的行政复议决定能否成为法院民事判决认定婚姻效力的根据呢?回答也应当是否定的。原因是:
1.民政机关的行政复议程序处理登记婚姻效力,事实上发生了案件性质上变化,即由审查民事婚姻关系是否有效演变成为审查行政机关(民政机关)的行政行为是否合法。由于审查对象不同、判断标准不同,不可能对婚姻效力作出正确判断(这样的案例笔者列举的很多)。而且很多超过行政复议期限,不受理或受理后直接以超过行政复议期限作出一方败诉的行政复议决定,更难作为法院认定婚姻效力的根据。


总共8页     [1]   [2]   3   [4]   [5]   [6]   [7]   [8]  
上一页     下一页    

声明:本论文由《法律图书馆》网站收藏,
仅供学术研究参考使用,
版权为原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法律图书馆>>法律论文资料库